書名:敲打天堂的門,古巴
作者:陳美玲 芳子
出版社:大家
游擊手
不西方的西方

循著北回歸線繞地球儀轉一圈,你可以發現台灣和古巴的緯度差不多。但對於這個位於加勒比海的熱帶國家,除了卡斯楚和切•格瓦拉,除了爵士樂和超強的業餘棒球,你還了解多少?

這需要一個好切點。有著華裔血統的作者,倒是提供了一個數據:在古巴的移民中,華人曾經僅次於西班牙與非洲黑奴,數量排名第三,這些華人主要是來自中國的勞工階級,當年為了逃避共產黨,第一批華人來到了猶是奉行資本主義的古巴。沒想到,這裡隨後卻發生了個革命,這些移民是以不得不繼續為「社會主義」作貢獻。如今,當初要逃離的那個地方,卻逐漸富強起來。鄧小平所謂「中國式的社會主義」,說穿了,就是資本主義。

但相對的,古巴卻陷入了嚴重的物資短缺。整代華工都被命運捉弄,誰背叛誰已經說不清了。當然,這一切還是要從古巴特殊的歷史角色談起。冷戰結束,共產老大哥們紛紛改頭換面,古巴卻死守崗位,獨立面對美國。資本主義大帝國的禁運與經濟封鎖,讓古巴的生活水平停滯不前。遠行更是奢侈,於是他們只能在除夕提著旅行袋在附近走走,當作許願。

就像是書中引用的卡斯楚的小故事。年輕時他肚子很容易餓,以為是自己胃口好,後來才弄清楚,根本是沒東西吃。可生命自會找到出路,這裡人們有活下去的法子。例如他們有一套在匱乏中獲取物資的關係網絡,比任何政府、企業都更有效。某些方面看來,他們活的比你快樂、有意義。

有一部份是來自於社會主義作為一個價值,有平等、公義、人道這些精神糧食為後盾。書上說,古巴有30%的政府開支用在教育,每千人有5.8個醫生(加拿大只有2.1)。這些數據可能還比不上作者搭車的經驗:雖然車輛破舊不堪、班次少又不準時,但老人家和殘障者會得到特別的照顧。這在衣食無虞的地方不稀奇,困苦掩蓋不住人性的美好,才是真文明吧。

更讓人眼睛一亮的,是古巴的生態農業推動的非常成功。小農合作社、有機農產、城市農莊,在世界飽受全球化與氣候暖化的惡果時,古巴實踐了一個烏托邦,那就是,人與土地的關係是緊密共存的,而非剝削。作者說的好,古巴人一方面那麼意識型態,卻又不失活潑幽默。在物質與個人自由至上的西方中,古巴作為的唯一共產國家中,實在特別。它是不是天堂,要看你站在哪個角度,不過要開拓親美、親資的台灣視野,絕對是綽綽有餘的。





關於本書,我有話說
﹝每日一書回顧



| 關於我們 | 意見回饋 |
Copyright 2001-2005 Net and Book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