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名:白老虎
作者:亞拉文.雅迪嘉
出版社:商周
倪友宇
墮落和貪腐的故事總是最好聽

一開始,我就被曼布克獎給迷惑了。尤其曼布克獎貴為英國文壇最大獎,想到無知歲月時因得獎光環才拜讀的那些書,我皺起了眉頭硬把《白老虎》排到最後讀(儘管這很不應該)。在這種充滿不安的年代,哪裡還能靜下心來讀完偉大的作品嘛。哎,我錯!我大錯!怎麼會有人用書信體裁來寫一樁謀殺案!「我不是普通的殺人犯,而是殺了自己的雇主(等同於第二個父親),而且還造成家族被滅門的真正殺人魔。」故事情節緊湊、充滿原創性,對話淺白合理卻無比精采,簡直是開始了就不想放下,真正的說故事高手。

故事大綱平凡無奇,一個來自鄉下的賤民小孩、忠心的僕役,最後因為慾望,謀殺了主人,帶走主人賄賂官員的鉅款成為大老闆,「溫家寶的私人企業家精神導師」。然而Adiga的這本處女作,出奇的好看,充滿娛樂性(或許因為墮落和貪腐的故事總是最好聽)。沒有華美的莎麗、眩目的歌舞,氤氳的香氣,取而代之的是欺壓、背叛、良知、慾望和鮮血,《白老虎》說的正是這樣一則關於真實印度的現代寓言,21世紀的印度素描。真對不起啊,愛與勇氣的故事畢竟只有電影才會發生。靠著Q&A機智比賽頂多能變身一次貧民百萬富翁,還改不了姓名血統。

如果你和我一樣,從來也沒有真的搞懂過種姓制度,《白老虎》是你的好機會。那不是阻撓上下階層的戀愛而已,也不是民主自由就能解決的規矩。看看種姓制度下的奴隸:乾扁的人穿著乾扁的制服,動作遲緩、不修邊幅,好好工作、老實奉獻,就是大家的命運。這些乾瘦的「人型蜘蛛」、馱獸,出生時的姓氏便決定了別人可以怎麼對待你。企圖心?沒有必要!比蟲子還卑微的賤民最大的希望只能是,「至少有個兒子能過得像個人」。喔!這算什麼心願!

主人翁巴蘭一點一滴的鋪陳出黑暗世界的全貌,被賣做童工、失去父親、頂罪的僕役、擊斃雇主、逃亡、重生。他用坦率、草莽的口吻玩味沈重的命題,自由和慾望。在光明與黑暗並存的新印度,巴蘭在殺人之前始終是處在黑暗之中。你為主角即將犯下的罪行而心跳,白老虎就要逃出牢籠了。地主的血噴進巴蘭的眼珠,「我瞎了,我自由了!」

巴蘭像是自我催眠般一再強調,「我就是白老虎」合理化殺人動機。白老虎是可以貪婪,有能力、有野心的。「每個成功人士在往上爬的路上,總要留一點血吧?」

就像印度的基礎建設一樣,文明可以在五分鐘內出現又消失。作者Adiga輕鬆自然地呈現出貪婪世界的荒謬與趣味。故事以溫家寶參訪印度為引子,全球人口第二大國的商場大亨寫信給第一大國的總理。目的,以七天的函授課程揭露真實的印度,世界經濟的新成長引擎。有趣的是,獲獎之後,當記者問到Adiga書中充斥的寫實細節時,Adiga一再強調這是本虛構的小說,沒有任何根據和影射。我能理解作者如此回答時的擔憂。「白老虎,每個叢林裡最稀有的動物,一個世代裡只出現一隻。」但是對於現代印度的批評,我總覺得Adiga並不真的認為只有一隻白老虎。






關於本書,我有話說
﹝每日一書回顧



| 關於我們 | 意見回饋 |
Copyright 2001-2005 Net and Book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