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名:親愛的茱麗葉
作者:瑪麗.安.薛芙、安妮.貝蘿絲
出版社:遠流
詮斐
世界上最動人的漫天大謊

幾年前,我將家裡的舊書整理送人,書很重,打包很辛苦,但更辛苦的其實是一本一本將蓋有藏書章或寫著某年某月某日,XX書店購買的那一頁用刀片裁下。朋友勸我不用這麼辛苦,因為送書是美事一樁。現在回憶起來,朋友的想法也許沒錯,因為若我沒裁掉那一頁,也許會發展出一段神祕的緣份,就像《親愛的茱麗葉》。

英國女作家茱麗葉,有天收到一封來自根西島的來信。信是一位名叫道西的人寫的,原來他在一本二手書上發現茱麗葉的名字與住址,他想請茱麗葉寄給他任何一家倫敦書店的店名與地址。

多麼奇怪的請求?但又多麼讓人訝異一本書竟然可以做這樣的聯結。書在這裡,真像一座橋!

原來《親愛的茱麗葉》這本小說的背景是1946年,那時二次大戰剛結束,被德國佔領的根西島,雖然德軍已撤離一年,但島上沒有任何一家書店。而道西想買書,他想讀作家蘭姆的作品。

於是道西與茱麗葉開始通信,道西分享島上因為漫天大謊而成立的「根西馬鈴薯皮派文學讀書會」,並引介其他讀書會成員與茱麗葉通信。這些信件,串連起一段段或動人,或感慨的生命經歷,更改變茱麗葉的後半人生。

《親愛的茱麗葉》是由書信體構成的小說,節奏輕快,尤其茱麗葉直率、幽默的個性,總讓人會心一笑,但整本小說寫到最人心深處的是根西島上的純真直樸島民,以及閱讀這件迷人的事。

讀書會的成員細數起來一點也不風光,有收破爛的,有酗酒的精神科醫生,有口吃的養豬農,就是寫信給茱麗葉的道西,還有假扮成公爵的僕人,這支雜牌軍真能讀什麼書嗎?但若了解這個讀書會的起因,竟是因為一群人偷偷享用著戰時幾乎吃不到的烤豬,因而過了宵禁時間,在被德軍盤查時,其中一人脫口而出:「今晚討論《伊麗莎白和她的德國花園》太愉快了,害我們忘了時間,你讀過那本書嗎?」或許我們會先是心頭一驚,繼而轉為感動。而更感動的是從此這群人每兩星期聚會一次,談書,交換心得,或者互相辯論。

即使是根西島這樣遙遠的小島,即使是悲慘的戰爭籠罩,島上的居民依然想念閱讀,想藉由文字得知外面世界的任何消息,例如送進島上的用品是用舊報紙與舊雜誌包裝,道西和朋友柯洛維斯會把這些包裝紙撫平了帶回家讀,然後再傳給想讀的鄰居,於是,有人讀食譜,有一位裁縫讀時裝,還有人讀訃聞,這對於許多從學校畢了業就不再碰書閱讀的我們來說,聽起來是不是不可思議又好羨慕?

但戰爭畢竟殘酷,即使是遙遠的根西島也無法例外。當屋子都沒紙可生火時,也只好撕下書來燒,而當置身集中營:「我設法去想一件開心的,喜歡的事……,不想我熱愛的事,因為那樣只會感覺更糟。」更精準但又非常淺顯的文字,描繪說不出的絶望與恐怖。

書末,茱麗葉的人生有了一百八十度的逆轉,但我想那不只是因為道西寫給她的第一封信,或是島上居民與她的無數溫暖又有趣的熱切通信,而是因為身為作家的茱麗葉,她覺得自己的創作必須是來自於生命,必須是來自於人與人之間的溫度與接觸,就像她毫無架子的擁抱這一群走過戰爭,但仍不失人性溫暖的可愛島民,這一點,和這本小說一樣,讓人感動。






關於本書,我有話說
﹝每日一書回顧



| 關於我們 | 意見回饋 |
Copyright 2001-2005 Net and Books